位置:主页 > 在线留言 >

母亲除了把平时藏好的东西端出来

发布时间:2017-09-13 19:55 来源:未知 作者: admin
 
  关于年,在我们这样的年纪,几乎都觉乏味,总觉少了点什么,其实就是少了儿时对年的盼望,少了扳着手指盼年的急切心情!
  
  儿时物质贫乏,好吃好穿的都留在春节,所以年在孩子们的心里变得特别重要!
  
  上小学时,父亲在稻田里养了一批鲤鱼,秋天打完谷子,招待完帮我们打谷子的叔叔伯伯吃一顿鲤鱼后,父亲没舍得捉鱼去卖,只是捉了几条鱼回来,破开晒干,然后放进柜子里,父亲说留给姐姐回家过年时吃,那叫年年有余,余下的就要作鱼种了。每次打开木柜,看着那几条黄灿灿的鱼干,闻着那鱼香,心里就盼着快点过年!
  
  儿时,包谷地里种了花生,扯花生时可以剥开几粒,摘干花生时也可以吃过肚圆,进了粮仓的花生便再难看到,除非来了特别重要的客人,母亲才取花生招待客人。要想再吃到可口的花生,就得等到过年时,偶尔趁母亲不在家,悄悄地取出母亲的钥匙,和妹妹如小老鼠一样翻出些花生出来吃,开心得如过大节似的!
  
  所有的好东西,都要在过年时,母亲才端出来,而新衣新鞋,也只有过年时才能有。儿时,我们的鞋子是母亲一针一线缝的,母亲看着年关将近,会在灯下熬夜,为我们每人赶置一双新棉鞋,年关最后一个集市上,母亲除了要置办年货,还得给我们姐妹每人准备新衣!
  
  过年,还会杀年猪,打糍粑,破鸡鸭,炸油粑粑,磨豆腐,炒米花-------,父亲买了一架炒爆米花的机子,年前,父亲走乡窜户给孩子们炒米花,过年时,父亲就回家给本村的孩子们炒米花,米花爆开的那一刻,整个院子里溢满了米花的清香味!
  
  大年三十,父母会聚在厨房里忙大半天,等到炮竹陆陆续续响起时,我家年夜饭也摆好了,所有的好东西都摆在四方桌上,满屋飘香,满屋欢声笑语!
  
  吃过年夜饭,我们便在堂屋里贴年画,满屋亮堂堂的,父亲则把早已准备好的两个大木疙蔸,放进火坑里燃烧,说那是来年的两头大肥猪,从不晚睡的父亲,三十夜守到晚上十二点,父亲说那叫守年!
  
  大年初一,大凡家里稍有盈余的小孩子都会穿新衣,口袋里装着平时看不到的花生糖果,成群结队在村里四处玩耍,看谁的新衣好看,谁的花生多,谁的糖果好吃,就算再穷的孩子,脚上,也会有一双手工做的新鞋,白底黑面!
  
  这样的年,谁不期盼?这样的年味怎不浓厚?物以稀为贵,在那个物质贫乏的年代,过年时才能看到好东西,当然我们会急切地盼着年的到来,而现在,不但物质丰富,文化生活也多彩多姿,我们想要的东西,走上街就可以买回家!
  
  现在的年,再没有我们内心渴望的东西,得不到,便会渴望,唾手可得,便不会珍惜。幸福来得太容易,人们反而无法感受它的美好,就算它站在我们身边,也不见得人人都识得,只是觉得年如此无味!
  
  其实,年的味道在逐年递增,为了给大众一个美好的年,日子才过了一半,明星们就开始为春节晚会而费心思了。为了让年更有味道,彩灯早早地就亮起了,过去,我们守夜,除了围着一盆火听长辈们讲过去的故事外,能看到这些载歌载舞的表演?能看到这么漂亮的灯火,桌子上能摆琳琅满目的食物?若幸运,能吃上一个苹果,幸福得找不着北,现在看着一箱箱水果,也难涌上幸福的滋味!
  
  山珍海味吃多了,会腻味,于是没有了年味,好看的东西看多了,眼睛有了审美疲劳,年味便淡了,我们怀念儿时的年味,因为那个年,系着我们童年的快乐,因为那时的年,有父母无私的爱!
  
  现在的年不是没有年味,而是少了期盼,少了父母浓浓的爱,当我们感叹着年的寡淡时,说不定在孩子们的眼里,年还是那样浓厚,依然是他们期盼的年!
  
  年前,在商场里给自己和家人买衣服,遇到老同学,老同学取笑我还像儿时那样,过年得买新衣,我笑笑,当然,任何时候都可以买衣服,我也只不过是在为自己的年,添点年味!
  
  人,有使自己幸福的责任,让自己或亲人在春节里感到幸福或快乐,是我们应当努力完成的责任,而不是一味地感叹,年无味,当我们的父母无法再为我们营造幸福的年时,我们应当自己去营造幸福,让我们老去的父母感受年的温馨,让自己的孩子,将来也有一个关于年的美好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