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在线留言 >

自己难得再为一朵开在冬天里的小花而欢呼雀跃

发布时间:2017-09-13 19:55 来源:未知 作者: admin
 
  母亲住院,工作医院两头忙,不知是缺乏打理,还是到了冬季,花草们生机盎然的绿也成了过去式,今终于得半日闲,想帮它们打理一下,可是心里有个声音轻声地说,最需要清理不是花草,而是你的内心!
  
  是的,多日不曾过问自己的心,把它冷落在一边,可能也长满了荒草,挤满了垃圾,等着着我去清理,神秀示法诗说“身是菩提树,心如明境台,时时勤拂试,莫使有尘埃!”
  
  半月未看视,不知我的心是否染上了尘埃,只知,也难得再看到那些细微的美,是心里看多了尘世的苦痛,而被那些不幸纠缠着,不能快乐,还是看淡了浮华背后隐匿的东西,亦或是仅仅因为冬的不温暖,而窒息了那些快乐?
  
  母亲的病友是一个无人看护的风湿病人,还加上糖尿病,两个儿子,却无人在她吊针时来守着,都是我们代劳,每当针药快完,只剩最后一滴时,她才准我们帮她叫护士。每每我们提着她的药瓶子,送她上厕所时,她总埋怨自己的儿子在家也不来看她,埋怨完就掉泪,来看母亲的三姨却赞她的儿子们挺乖,还给她送饭来,某个村里的老大爷家六个儿子,轮流照顾二老,轮到老五时,老五耍滑头跑了,无望的老母亲,把瘫在床上的老头子乱刀砍死,然后自尽!
  
  如此相比,母亲的病友算是幸福的,至少没挨饿,只是她看着母亲的身边有我们,又觉得自己不幸了,终日落泪。幸福是一种比较的产物,母亲想着自己曾经自由地行走着,现在却不能,才知道原来是多么地幸福着,就算有我们陪着,却也无法体会出幸福之感!
  
  在医院里来来去去,一味地看着悲苦的脸,心竟沉郁了,原来看到一朵路边盛开的小花,都会产生莫大的喜悦之感,现在看到一树开得很好的白花,却无动于衷,我在它面前没有停留片刻,几朵红色的木瓜花开了,给人眼前一亮,却也无法让自己雀跃!
  
  心灵里的尘埃一旦堆集,便再也无法欢快,心的容量是有限的,播撒了草籽,当然无法长出花朵秀木,装了忧伤,就无法装快乐,装满了世俗的灰尘,就无法再盛装雪花的晶莹!
  
  菩提本无树,明境变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其实我的心亦无尘埃粘,身边灰色的故事并非是世界的全部,爱我们的人依然爱着我们,冬阳总会在雨后慢慢升起,冬天已经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文字于我,是心灵的清洗剂,当我向它倾诉完我的困惑,它便将那些似有似无的东西一并带走,清理完心灵的灰暗之色,该去清理花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