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选材指南 >

我一下子觉得自己被整个世界抛弃了

发布时间:2017-09-13 19:56 来源:未知 作者: admin
 
  那些夜晚
  
  想起写这篇文字是因为把手机落单位了。面对独居的漫漫长夜,焦灼空茫中数次有去取回的冲动,无奈寒流骤至,冷气逼人。于是笑自己,只是一个晚上而已,暂离手机又如何?
  我一下子觉得自己被整个世界抛弃了
  不知道老公呼了我几次,不知道微信里有何奇闻,不知道空间有多少跟帖,群里有怎么的热闹。半年来第一次敲开了邻居的门,先给老公电话,然而他竟然平静如常——没有呼叫,也就没有呼不到的焦灼。邻居女子很热情,我发现她有一张好看的眼,家里墙上一幅工笔牡丹很是惹眼。知道了她在宾馆做着领班,儿子读了八年级。这个高挑的男孩有点沉默和羞赧。我想起几年前他的活泼礼貌,现在他抱着母亲的手机窝在沙发一角对我视而不见。女子请我吃芦柑,我还是很快走了。多年不串门,我们都习惯了关起门过自己的日子,咋到一起,宾主都有一份拘谨陌生。
  
  回家看电视。戏剧频道是《五世请缨》,一群人咿咿呀呀地唱。我窝在绒绒的沙发里心不在焉。原来,我总是看着电视,手边放着手机,间隔着看一会,生怕落下一个来访者。是吧,童年冬天的夜晚,我们围炉夜话,总要配点花生红薯馍片,或者“绿蚁新醅酒”,看那‘红泥小火炉’,闪闪烁烁的火光里映出的都是我们的快乐容颜。现在,一样有人陪我看电视,她们在手机里,我拍张 发朋友圈,她们立马看过来了,你来我往,我一个人的夜晚,热热闹闹地胜过集宴良宵。
  
  可是,此刻,我多孤独啊。世界真的只剩下我一个了。
  
  我在想,那些没有智能手机的夜晚,我都在做什么呢。
  
  年初,我刚换了像素高的智能手机,这以前,我只发文字。没有照片的陪衬,它有点暗淡,可是文字是思想的珍珠,灵魂的宝玉。现在我随时都在咔擦咔擦拍照,这是活生生的记录,形象动人,瞬间入目入心,文字退隐到照片后了,只是为说明存在。
  
  再以前我的夜晚常常是在电脑前过去的。那时候我写博客,混论坛。时时翻检生活,任思维涌动,手指在键盘上翻飞,常常有文字夜宵捧出,聊以自醉。也有朋友,都躲在文字背后,偶尔隔着文章遥遥招手。
  
  有电脑以前的夜晚,我在陪孩子,我们滚在床上读童话讲故事,或者出去走走,在小镇的街头看看晚归的人。或者他和发小跑跑跳跳嘻嘻哈哈,两个妈妈在后面一路呼唤警告。或者我们张罗顿宵夜,送一份给邻居,彼此亲亲热热,暖意十足。
  
  我还不能忘记那些围炉夜话的情景。炉光熊熊,映红了我们的脸。三两知己,谈谈单位,家庭,孩子,或者只是婆婆妈妈,当然也谈人生文学,还有我们的恋爱。几片红薯,一抔花生,几个橘子,在炉边烧烤,芳香绕鼻,情谊熏熏,谈得高兴了不顾风厉雪飞,走街上寻个饭馆。路静夜幽,谁甚至敢吼一嗓子,齐唱一首心底的歌。即将打烊的饭馆迎来了它一天里的最后几个客人,一碗烩面,缭缭绕绕的热气里,升腾的都是友谊。
  
  我还不能忘记的是那些青春岁月里的一些夜晚。女孩有了心事,缠绕心间的人是同学邻居甚至老师。憋得久了我们要倾倒,向女伴儿。于是操场上球台边,或者寝室楼后的杨树旁,两个女孩互诉心曲,言者听者都象品一首诗。那小秘密多么甜润啊。倾诉就是种释放。然后我们悄悄上楼,寝室的灯熄了,摸着自己的床位睡下,夜里连梦也是芬芳甜蜜的。
  
  当然我还有游戏的夜晚。时光回到童年。没有电灯,我们在土巷里捉迷藏。“吉吉林,坎大刀,我去你家挑三挑”。对门一个四川来的男孩,黑瘦沉默,总在柴门里怯怯地看我们玩。玩累了回家倒头就睡。妈在油灯下补缀衣服,一边掖我的被角。爸在院子里收拾农具,时而有叽叽呀呀的声音在梦里。
  
  现在那黑瘦的男孩死了数年了。爸爸也长睡了。妈妈到了暮年,枯槁痴呆。
  
  困了,睡觉去。难过
  
  
 
第139章 默认分章[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