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选材指南 >

除夕的年夜饭它总是最亮的一角

发布时间:2017-09-13 19:39 来源:未知 作者: admin
 
  饺子
  
  在中国要问最最暖洋洋的饭儿,非饺子莫属。要不它怎么稳霸春节,任美食发展万万千,
  除夕的年夜饭它总是最亮的一角
  饺子是团圆饭。大家齐聚的时候,热热闹闹,剁肉调陷和面擀皮包饺子,各有分工。男人和面,婆婆调陷,姑娘擀皮,孩子鸟儿样来来往往运面皮,媳妇们双手翻飞,一个个花儿样的饺子整整齐齐地排起圆队,准备下锅。揭了锅盖,热腾腾的饺子装盘出锅,咬一口,满口生香,都是生活的鲜美滋味。
  
  饺子好吃,做来却甚是麻烦。一人做着繁琐寂寞,从采买肉菜调料到出锅,俩个小时下来,你就没有吃的兴致了。上班族最常吃的是大米面条,下班顺道捎了菜来,煤气灶压力锅,切炒煮,刷刷刷,十五分钟搞定,你就可以填了饥肠了。就着电视,呼啦啦吃下去,这就打发了一个疲惫的上午。然后躺沙发上看着今日说法小憩半小时,弥补早起的困乏。两点,又被闹铃唤醒。如此往复,每日里匆匆复匆匆,饺子是可想而不可即的。
  
  饺子狂想瘾来袭时,也去街上的饺子馆里买单薄的一份来吃,却总缺了那份家常味儿,一盘下肚,肠胃不熨帖。我爱家做饺子,爱到骨子里,大肉葱花的,大肉韭菜的,香菇茴香陷的,想想就咽唾沫星儿。偏偏自己手拙,偶尔赶个周末,忙忙地张罗一餐来,繁琐至极,于是兴味顿减。婆婆倒是做饺子好手,然而她自有她忙不完的活儿。妈向来做吃的粗枝大叶,最不善饺子。有两次被本家的姑姑唤去吃茴香饺子,芳香在喉,咱自是感激涕零,经久不忘。
  
  终于在四十岁的时候我发誓要操练饺子手艺。啥事都怕认真。几次努力下来,厨艺大长,看老娘儿子老公吃的心满意足,对咱夸赞连连,我才懂原来厨房里的女人最美,少了冷硬,温暖缭绕的水汽里简直一圣女。什么写文教书,咱花罩衣一穿,丸子炸起来,饺子包起来,面包鸡柳,烙饼馒头端上来,那感觉,比文章见了报都美好。
  
  今日冬至,朋友圈里饺子铺天盖地,咱也做了来犒劳自己。好在有老公陪着吃。希望若干年后儿孙绕膝,媳妇贤惠,年节团聚,饺子连缀亲情,我们的房子里,祥云缭绕,笑语欢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