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离杭州假期报到时间差不多还有一个月时间

发布时间:2017-09-13 19:25 来源:未知 作者: admin
 
  得到同意复职的消息后,我思忖下一步该怎么走。按照当时杭州市人才引进政策,我中教一级的职称是可以把户口从老家转到杭州的,但是,一个干户口有啥用?工作有保障吗?医疗住房有保障吗?消费那么高,吃饭有保障吗?孩子在这里上学适应吗?这些现实问题不得不考虑。自己没有能踢能打的身体资本,没有万事不愁的年龄优势,没有死不回头的处事勇气,还是从哪里走,回哪里去吧,就是说,在鱼与熊掌不可兼得的情况下,我的选择趋于保守,决定告别杭州,回到老家教书,尽管,我心里有一百个舍不得。我容易瞻前顾后患得患失的性格决定了自己不敢做断尾求生的冒险事,遂宽慰自己,家里待遇,撑不死,饿不着,人家那么多老师在家里不是过得好好的?自己下海扑腾了几年,跟着能人学了不少东西,又赏遍西湖的风光,“山寺月中寻桂子,郡亭枕上看潮头”,确乎有此经历,平生可资回味,已经够赚了,知足吧。
  离杭州假期报到时间差不多还有一个月时间
  我想先把杭州那边的事对付完。8月15日,出发再去杭州,去参加事先定好的假期补课,那是杭州宋城华美学校特地为春期7A班和7C班11名从英国游学归来的学生办的补习班。
  
  上了两天课,觉得有必要提前告诉校方我要辞职,以便学校及早安排接替我的老师。找到吕校长,说了家里收编的实情,吕校长表示了遗憾。后来,张梅虹、丁陆军校长知道后有意挽留,他们批我一个月假,看老家里情况,如果形势不紧,还可再来杭州。
  
  我在8月20日上最后一节课,课堂上给学生用清河话夹杂不标准的陕西方言朗诵徐志摩的《再别康桥》最后一小节,无煽情之心,有搞笑之意。
  
  我没办离职手续,暂别杭州。
  
  如期到北山学区报到。得到消息,我们那批恢复上班的老师,全部下放到偏远山区服役。不知别人如何,我是无所谓的了,说实在的,出去见识了一下世面,兜兜转转再回到原点,心理上尚能接受。
  
  确定被分到马沟小学。9月2日,我去报到,从县城到马沟小学有40多里地,下班车步行了一段路,走进村子,向村妇问路,找到学校,见到校长,校长很友好,中午还带我到五里外的一家餐馆吃了饭。
  
  接到新通知,教育局决定北山和金星学区各5名老师对调,要求我6日到金星学区报到。教师节,我找不到组织了。12日,金星学区将我分到陶湾小学。9月20日,我包出租车按时赶到陶湾小学。陶湾跟马沟小学都是乡村小学,在偏僻落后的山区,离县城也有四十多里。
  
  本来,跟我一起分去的还有一位老师,我们还曾经是同事,心想,可有个做伴的,谁知,那家伙狡猾大大的,人家通过关系并没有到岗。猛悟,小尘的脑袋是榆木疙瘩。算了,走自己的路,让别人笑去吧。我有命运被放逐的感觉,有一点悲壮,有一些悲哀。
  
  在杭州补课的时候,我曾试图以一种交换而继续漂泊生涯。我手机存着老家教育局长的电话号码,脑子一热向他发出这样一条短信:“尊敬的牛局长,您好。我是清河县某校教师,有个真实的愿望,请问能否允许我外出一年,我将为学校捐献价值万余元的多媒体教学设备——大背投电视和电脑一套,并负责培训教师使用。此承诺保证兑现。此事如果值得考虑可电话约谈,如不同意可忽略不计。谢谢。”
  
  此消息发出后如石沉大海,也许人家并没有收到。后来,我说与友人,朋友教导我,你要把捐款全部送给局长大人,他就同意你外出了。而对你原来的想法,人家会认为,你发烧了吗?你神经有病吧!
  
  说这事,并不代表我思想境界高,我是有私心的。如果能再坚持一年,我会得到两个小小的好处,一是西湖区学科带头人的名号弄到手。离杭前我正参加杭州西湖区教育局组织的语文学科带头人培训,学校好心好意推荐了一个人选,如果走完过场我是能获得这个称号的。虽然肯定名不副实,我也严重心虚,但是这个时代假专家假模范假文凭假职称假成果假称号多了去了,不管怎样混个名号,有人信这个,自己也得利。
  
  再一个好处是,陈香梅教育基金会颁发的教师奖我可能拿到手。暑假补课后,吕校长给我打电话,表示有意推荐我为秋期教师节受表彰的人选。我工作的宋城华美学校筹备创办时,名字叫“陈香梅国际学校”,有专家指出,按照国家政策不许以外籍人士命名学校,才改为现在这个名字。虽然名字改了,陈香梅女士年年莅临学校亲手颁发由她的基金会设立的教师奖。前三年颁给了别的老师,这次轮到我也不过分。但是,事不凑巧,因为家里收编,我与这份殊荣擦肩而过。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我认命了。别说那些蜗角虚名,蝇头小利,就是曾经碰到的本能改变我人生走向的其它际遇,我也是淡然视之的。或许,这不是阿Q精神就是酸葡萄心理的典型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