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技术支持 >

这是我七天来最安静的时刻

发布时间:2017-09-13 19:41 来源:未知 作者: admin
 
   盼到国庆长假,人人都卯着劲儿要跑跑。高速免费实在诱人,咱也呼朋唤友,瞧瞧那远方的景致去,如何?
  
  然而名景区想而生畏。恰好朋友约老公出去做事,我便也涎着脸随行,一路做个尾巴。
  
  整整三天。流动的汽车成了家,后座成了沙发和床。车停的地方平淡无奇,一例的乡村店铺汽车高楼,见个学校感觉就成了亲爱的家,要不就是熙熙攘攘高大上的高速服务区。努力从枯燥中寻找趣味,倒也有点意趣。比如一个在石墩上玩耍的孩子,一颗在狭窄过道里长势葳蕤的树,一个落在树林中的村庄,一个总也跟着我嗅来嗅去的狗,一个写在人家房屋后墙上的广告:绝招一月怀孕得子收费,,,,,,如此等等。倒也是枯燥旅程的一点趣事。
  
  一路零零碎碎,在我倒也全是新鲜。每顿饭,每程路,每个小城和村庄。每个地方都是一些人,一团活色生香的日子,我是过客。延津地界也有个小屯,淇县有个包公庙,封丘一带有个辉县村。这些熟悉的名字让人油然而生亲切感。有的村名也美得让人想入非非,石奶奶庙,李进宝屯,,,豫北大地,风情相近,一路走来,自然生倦。在淇县地界,出了点意外,前车一庞然大物物突然脱落,钻入我们的车下。好在一番折腾,车行无碍,却也心惊肉跳,顿觉车行之险。
  
  也顺道走了俩景区,雁鸣湖大伾山。人多车多,匆匆而过。躲开人群,雁鸣湖有点野趣,我们也附庸风雅吃了螃蟹,并没有红楼梦里的美蟹宴那么有味。大伾山有点枯,少点灵气,摩崖有特色,充满文化味。我记住的是下山栏杆上形态各异的石猴,泥猴张的作品。北门一户人家的喜宴,婚事张扬,“申府千金出阁”,只是难知婚后景况。观音洞里每个小屋石像前,看守神龛的人不是老头老太村妇,而是时尚女子,身着工装气宇轩昂的男子,女子在看着手机,对拜谒者无动于衷,男子却有点热情过度,玩着那种虏钱的把戏。我装着懵懂,问之,答曰,是景区工作人员。出来时我迷了路,绕来绕去,寻到了正门。广场人车蜂拥,眼花缭乱。我坐在角落的台阶上,累饿交加,等从很远的北门赶来的老公。
  
  终于累到崩溃。浑身散架。一路美食,肚子开始抗议,无限思念一碗家常稀饭和青菜,一锅自己蒸的馍馍。想那张自己的床,门前的树,八点音乐响起,该跳舞了。绣了一半的花儿,还有,我的妈妈。
  
  终于到家,在那张自己的床上,睡了个不亦乐乎。这是我的家,一花一物,盆盆罐罐,零零碎碎,或整洁或凌乱,每一个角落都是熟悉香甜的气息。
  
  第二天,我给妈妈做饺子,洗头洗脚。院子里青菜翠碧,鸡狗相戏。我在廊檐下给妈妈剪指甲。温和的秋阳里,我们谁都没有说话。心,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