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主页 > 技术支持 >

老公想到去浚县,源于他的朋友海峰

发布时间:2017-09-13 19:41 来源:未知 作者: admin
 说说那往事
  
 
  
  海峰是他2003年同在省城进修的伙伴。整整一年半,俩人跟随一个老师在同一个科室住同一幢出租楼。学习,喝酒,海侃,两个经济拮据远离妻儿的单身汉互相取暖,度过了在异乡的四百多天。如今已是十三年前的往事了。这些年各自忙着自己人生,尽管有电话微信偶尔联系,却是谁也没想二百里迢迢去亲见一面。一提浚县,关于海峰的所有记忆都涌上来了吧,它的激动溢于言表。我说十几年了,早该陌路了。老公很自信:他敢?这小子,他一抬眉都知道他想干啥呢。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们在电话里就听出了那边人的欣幸。海峰正在值班,他说哥你先等着,我处理了这个病号想法和人调个班立马就去。
  
  十点钟,一个男子匆忙忙向我们走来。中年,微胖,发稀。两人亲切的拍肩捶背,“老冀啊,你可真成老冀了,头发怎么白了呢。”说我呢,你还以为你是小峰子?看你顶上还有几根毛?”你当了领导?他成了主任?在这儿社会角色全都退去,还是当年孤独的学子,亲爱的兄弟。“你小子,这么多年怎么不去找我?”“哥呀,你说十三年了,你怎么才来?”
  
  寻一处馆子,几盘菜,一瓶特意从家里带来的酒。话就嘟噜噜嘟噜噜出来了。儿子老婆家。当年他读幼稚园大班,每次离家他都撵到楼下大门口。这些年走了点小弯路,不过现在棒着呢。北航航模班,经常各地去比赛。女儿是两年前才来的,你看看,峰拿过他的手机,一个可爱无比的小姑娘在屏幕上笑。伯父伯母呢。过世了。哎,你怎么不说一声呢。
  
  谈完了现在谈当年,一同玩笑的女实习生,还有没有联系,生的坏点子吗,海峰闭了口,不知道是不是老公使了眼色。我装作没听到,使得俩人继续走进磅礴的回忆。和隔壁科室进修生的摩擦,门口饺子馆的老王,张老师来过我们这,他的老婆是全院有名的美女,听说后来有了点故事。当年咱俩晚上沿着那城河走啊走,一瓶酒一碟花生豆消磨掉一个沉闷的晚上。刘峰呢,和他联系过没有,咱仨不少在一起交流。还有那个小白脸张秋,那年冬天为个口角,差点打起来。现在好像做老板了。周口的,民权的,南阳的,当年一个院科室,几个各地荟萃来的进修生,他们相遇了,共过一年半的学习光阴。
  
  酒至半酣情更浓。怎么样,给她他们打个电话?夜深?这种时候,平时的规则都可以不管。张老师,刘峰,张秋。那边人显然有朦胧睡意,不过很快就高兴了。是啊,在我们忙碌功利的生命里,有几个电话是没有具体事宜不求办事,只为说一声,我们在想你呢。
  
  两个平日里板正恭谨的大男人,拿着电话,对一个远方的人说,我们在谈当年,我们想你了。
  
  张秋的电话变了,那边是个女人。顺藤摸瓜,不能断了线,拐数道弯也得找到他。说,你闲了来辉县我们聚聚。好,好的。谁都知道,这聚会有多缥缈。人生忙个啥呢,怎么总是下不了决心去做一些没功利的事?一晃,十三年,再晃两晃,或许这人生就结束了。
  
  我第一次没有阻止他们喝酒闲侃。我想我也得去看看桂琴丽萍她们了,一个想了很久终没有实现的旅行。在我们忙碌乏味的人生里,在我们逐渐老去的时光里,让我们再见一面,说说那往事。